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各异其说 >

大乘佛教是异端邪说吗?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各异其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大乘佛教,佛教两大教派传统之一。大乘佛教亦称“大乘教”,略称大乘”,梵文音译“摩诃衍那”、“摩诃衍”等。因能运载无量众生到达菩提涅磐之彼岸,成就佛果,故名。在佛教的声闻、缘觉和菩萨乘的三乘教法中,菩萨乘(或佛乘)为大乘教法。大乘佛教的主要传承者是汉传佛教,流传于中国大陆、港澳地区、台湾地区、日本、韩国、新加坡、越南等地。北传佛教晚些时候则传入《西藏》和蒙古等地为藏传佛教。

  历史上最早的“大乘佛教”可以追溯到一万八千多年前的古象雄王朝,古象雄的王子幸饶弥沃如来佛祖(释迦牟尼佛前世“白幢天子”的师父),为了救度众生而慈悲传教了“古象雄佛法”,也就是“雍仲本教”(简称“本教”),“雍仲本教”是幸饶弥沃如来佛祖所传的如来正法。雍仲本教的《甘珠尔》其实就是藏族一切历史、宗教和文化的滥觞与源头,是研究藏族古代文明的极其珍贵的资料,这也是任何藏文化研究者都无法绕过的一块重要领域。

  2013年7月,“古象雄佛法”大藏经汉译工程已经被列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重点科研课题。[1]

  相应梵文为「Hinayana」是小的,低等的车乘或行程之意。说小乘,显然有贬抑之意;相应地,说大乘,有显扬之意。现代的佛教学者,沿袭此用法,已是中性,并无显扬或贬抑的意味。实际上,「大乘」一名的渊源,小乘圣典『阿含经』便在多处提到这个名字。如『长阿含经』(Digha-nikaya)谓「佛为海船师,法桥渡河津,大乘道之舆,一切渡天人。」(注2)『杂阿含经』(Samyutta-nikaya)谓「阿难,我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注3)此外还有多处不录。3)《杂阿含经》卷二六第六六九经(《大正藏》二·一八五页上),以行大乘的四摄法(布施、爱语、利行、同事)者为大士。4)《根本说一切有部 奈耶》卷四五(《大正藏》二三·八七五页中),亦有:「乃至出家得阿罗汉果,或有发趣声闻独觉乘心者,或有发趣大乘者。」5)《增一阿含经》卷一,明白载有大乘菩萨道的六度,并记载了第一次佛经集结时之窟外大乘经集结:阿难尊者在窟内与诸大声闻集结完成四阿含后,又发心会同弥勒菩萨等“贤劫中诸大菩萨”,集结更深邃难明的大乘菩萨道经典,“世尊所说各各异,菩萨发意趣大乘”, 赞叹“方等大乘义玄邃”,“难明难了不可观”。

  释迦牟尼佛,示生堪忍人间,启迪佛法妙理,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一生奔走劳顿,为度众生说种种法,度脱救疗众生疾苦。佛陀兴无缘大慈,运同体大悲,慈航普度,救拔我等,观机施教,应病与药,为对治众生无量烦恼,广说无量法门。总体分为律、教、禅、密、净五宗。众生若能依之修行,便得转染成净,转凡成圣,自度度人,亦净化人间。

  佛教是实证的宗教,信、愿、行、证,这是修学佛法的基本方法。从信仰到教理学习,从教理到实践,从实践回到对教理的印证,这是佛法的实践论。信仰的力量越大,行的力量也越大。“行”的核心是实修实证,解行双进。古人比喻“以指标月”,文字般若是手指,实践亲证方能了知佛法之“月”。以指标月,意在见月,如果执指为月,分别胜劣,岂非笑话!法华经云:“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乃开示众生悟入佛之知见,证入佛之知见,普得圆满佛果而已!”

  佛法重在当机,并无高下可说;只要依据佛教导的基本原则和方法,法法皆可入道,门门都是般若。方便不同,归元无二。佛法总括,不外乎律、教、禅、密、净五宗。所谓律为佛身,佛法根本,严持净戒,以期三业清净,一性圆明,五蕴皆空,诸苦皆度耳。教即佛语,乃依教修观耳,离指见月,彻悟当人本具佛性,见性成佛耳。(此指见自性天真佛,非即成证菩提道之佛)。密以“陀罗尼”总持身口意三业而与佛陀不思议境界直下相应,转识成智,名为即身成佛(此亦取即身了生死为成佛,非成福慧圆满之佛也)。禅是佛心,净为诸宗之归。话虽如此,深得佛法心要,“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非相,直指人心”的,毕竟莫过於禅宗。且从气氛论,除净土外,其它几宗都可归入禅。然从深入普罗大众,适应广大现代人之生活节奏和根基及社会环境的角度而论,又非净土念佛法门莫属了。当然禅净两宗,事相上似乎不同,究其本质却也是同一的。至于戒律和学教,则是任何修学佛法者都必须的。

  药无贵贱,对症则灵。法无高下,当机则妙。佛陀示现人间,入世度生,为救疗众生疾苦而开示佛法真理,教导种种妙法良药。佛教导我们用四悉檀的原则---说法度众生的四种方法:世界悉檀,各各为人悉檀,对治悉檀,第一义悉檀。佛法讲当机,要根据人、社会、时代环境的情况等,实事求是,因地因人因时制宜!药要救人,在乎是否对症、能否有效治病,而不在乎其它。无论是在古印度,还是在后来世界佛法的中心转移到中国后,无数前辈高僧大德解行并进,践行佛法,印证了佛开示之教理和佛法修行的种种果位、境界,并因地因时的进一步发展弘扬。他们的实践和弘法利生中的种种经验总结,他们的见地和意见,为后辈佛子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

  大乘佛教包括信、愿、行、证四个阶次的修学。大乘菩萨道修学,从十信位圆满后,入初住位的布施,然后进入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修六度,由于善知识摄受而入不退转住(第七住),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心。自此后便有第十住见性、十行十回向后入初地,地地增上,最后在最后身菩萨时,坐菩提树下,成就四智圆明的佛果。易行道的净土法门则以信愿念佛为主,净业三福为辅,仰承佛力往生得不退转后,再回娑婆修菩萨道直至成就无上菩提。

  大乘佛法以亲证真心阿赖耶识为根本标的,在亲证真心后,便踏上内门修六度万行的菩萨道。菩萨以四摄法(布施、爱语、同事、利行)为方便摄受众生,修学三乘菩提,普度众生。

  小乘教以罗汉的解脱为目标,大乘教则以菩萨道的圆满--成佛为目标。所以,菩萨之道,深广无尽,其主要内容为:菩萨,发菩提心,行六波罗蜜多,历十地而成佛。根据《大智度论》的三句线.一切智智相应作意--一切智智即是无上菩提;2.大悲为上首--发大悲心以普济众生之苦;3.无所得为方便行--体证缘生空无我之义,忘我而为众生服役,严净国土。

  大乘佛教以佛陀的遗留原则(三法印或进一步总结的一实相印),来发挥佛陀众生平等,慈航普度,自觉觉他,利益救度一切众生为目的之本怀--菩萨道的菩提心。修持与教理体系上,大乘佛教更精深圆满,境界广大无艮,修行果位直趋无上菩提。大乘佛教的教义在小乘基础上,进一步开显了中道实相、八识与如来藏,六度万行与菩萨道,一心本净,众生平等众生亦可成佛等思想。从小乘的四谛、十二因缘到唯识学如来藏,三乘佛法一以惯之却在博大精深程度上节节增上,构成了完整的佛教体系。弘法方法上,大乘佛教注重信仰与实践,强调实事求是,因地因人制宜(四悉檀),大乘佛教灵活开放、慈悲平等、普度众生、贴近生活。佛在古印度传播佛教教义,其很重要的一个思想是众生平等,慈悲普度的理念,以反对婆罗门教的野蛮种姓隔离的等级制度。而此平等与普度的思想集中体现在大乘教义里。总而言之,大乘是佛陀教诲的根本精神所在。

  很多佛经中,都记载了佛灭度后第一次佛经的集结,分为上座部集结(四阿含)和大众部集结(包括菩萨藏方等大乘经典)。其中的详细内容,除在很多大乘经典中有明确和详细记载外,在小乘圣典四阿含中也处处都有大乘思想的显露和“方等”大乘经典的提及。如《增一阿含经》对第一次佛经集结之大乘菩萨藏集结(谓大众部集结)也有详细记录。

  玄奘法师当年曾亲自前往考察参访了第一次佛经集结的两部旧址,并详细记载了这些地名,建筑,方位,集结佛经分类等。根据一些经典的记载来看,窟外集结一般分为五部:素呾缆藏、毗柰耶藏、阿毗达磨藏、菩萨藏、禁咒藏。也有称为素呾缆藏、毗柰耶藏、阿毗达磨藏、杂集藏、禁咒藏的。另个别更深邃的大乘经典传说是通过天堂,龙宫等传承的。

  隋天台智者大师,著观无量寿佛经疏,立六即佛义,以对治自甘堕落,及妄自尊大之病。六即佛者,一理即佛,二名字即佛,三观行即佛,四相似即佛,五分证即 佛,六究竟即佛也。六明阶级浅深,即明当体就是。譬如初生孩子,与其父母形体无异,而力用则大相悬殊。不得谓初生孩子非人,亦不得以成人之事令孩子担当也。若能知六而常即,则不生退屈。知即而常六,则不生上慢。从兹努力修持,则由凡夫而圆证佛果,由理即佛而成究竟即佛矣。

  理即佛者,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虽背觉合尘,轮回三途六道,而佛性功德,仍自具足,故名理即佛,以心之理体就是佛也。无机子颂曰,动静理全是,行藏事 尽非,冥冥随物去,杳杳不知归。以一切众生,未闻佛法,不知修持,而一念心体,完全同佛,故曰,动静理全是。由其迷背自心,作诸事业,故曰,行藏事尽非, 事完全不与佛性相应也。终日终年,昏昏冥冥,随烦恼妄想之物欲而行,从生至死,不知返照回光,故曰,冥冥随物去,杳杳不知归也。

  名字即佛者,或从善知识,或从经典,闻即心本具寂照圆融不生不灭之佛性,于名字中,通达了解,知一切法皆为佛法,一切众生皆可成佛,所谓闻佛性名字, 即得了解佛法者是也。颂曰,方听无生曲,始闻不死歌,今知当体是,翻恨自蹉跎。以从前只知生死轮回,无有了期,今知佛性真常,不生不灭。既知当体就是成佛 真因,则汲汲修持,反恨从前虚度光阴,以致未能实证也。

  观行即佛者,依教修观,即圆教五品外凡位。五品者,一随喜品,闻实相之法,而信解随喜者。二读诵品,读诵法华,及诸大乘经典,而助观解者。三讲说品, 自说内解,而导利他人者。四兼行六度品,兼修六度,而助观心者。五正行六度品,正行六度,而自行化他,事理具足,观行转胜者。颂曰,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 尘,遍观诸法性,无假亦无真。既圆悟佛性,依教修观,对治烦恼习气,故曰,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尘。了知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一切诸法,无非佛法,一切众 生,皆当作佛,故曰,遍观诸法性,无假亦无真。

  相似即佛者,谓相似解发,即圆教十信内凡位也。初信断见惑,七信断思惑,八九十信断尘沙惑。颂曰,四住虽先脱,六尘未尽空,眼中犹有翳,空里见华红。 四住者,一见一切住地,乃三界之见惑也。二欲爱住地,乃欲界之思惑也。三色爱住地,乃色界之思惑也。四有爱住地,乃无色界之思惑也。初信断见,七信断思, 故曰,四住虽先脱。然由色声香味触法之习气未尽,故曰,六尘未尽空,此但指七信位说。八九十信,尘沙惑破,习气全空矣。习气者,正惑之余气耳。如盛肉之 盘,虽经洗净,犹有腥气。贮酒之瓶,虽经荡过,犹有酒气。眼中犹有翳,空里见华红者,以无明未破,不能见真空法界之本体也。

  分证即佛者,于十信后心,破一分无明,证一分三德,即入初住,而证法身,是为法身大士。从初住至等觉,共四十一位,各各破一分无明,证一分三德,故名分证即佛也。以无明分四十二品,初住破一分,以至十住则破十分,历十行,十回向,十地,以至等觉,则破四十一分矣。初住,即能于无佛世界,现身作佛,又复随类现身,度脱众生,其神通道力,不可思议。何况位位倍胜,以至四十一位之等觉菩萨乎。颂曰,豁尔心开悟,湛然一切通,穷源犹未尽,常见月朦胧。豁尔心开悟,湛然一切通者,颂其分破分证之景象也。穷源犹未尽,常见月朦胧者,颂其犹有无明云,未能彻见性天真月之光辉也。

  究竟即佛者,从等觉, 再破一分无明,则真穷惑尽,福慧圆满,彻证即心本具之真如佛性,入妙觉位,成无上菩提道矣。颂曰,从来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但复本时性,更无一法新。从来 真是妄者,未悟以前,只此皆空之五蕴,而妄生执著,色法心法,互相形立,则苦厄随生。既悟之后,亦只此五蕴,而全体是一个真如,了无色心五蕴之相可得。故 曰,从来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也。然此所证之真,并非新得,不过复其本具之真如佛性而已。故曰,但复本时性,更无一法新也。又众生在迷,见佛菩萨,及一切众 生,皆是众生,故毁谤佛法,杀害众生,不知罪过,反以为乐。佛既彻悟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之心,见一切众生,完全是佛,故于怨于亲,皆为说法,令得度脱。纵令 极其恶逆不信之人,亦无一念弃舍之心,以见彼是未成之佛故也。摘自《印光大师护国息灾法语》

  《大般若经》、《华严经》、《妙法莲华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三昧王经》、《称赞佛净土佛摄受经》、《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楞严经》、《普曜经》、〈圆觉经〉、〈唯摩觉经〉、《楞伽经》、《佛说阿弥陀经》、《大涅盘经》、〈尤婆赛戒经〉、〈梵网经〉以及《大智度论》、《中论》、〈十住毗婆娑论〉(龙树造)、《瑜伽师地论》(传为弥勒造)、《摄大乘论》(无著造)、《唯识三十论》(世亲造)及马鸣菩萨的〈大乘庄严论〉等。

  智者大师读《法华经》的时候寂而入定,入法会,亲闻佛宣说《法华经》,这叫如是我闻。释迦牟尼佛常住说法。善根成熟便能亲闻佛说,这叫如是我闻。这样的如是我闻叫读经持经。何谓一时?一时圆满过去今。《华严经》所谓一时遍入过去现在未来是。

  大毗婆沙论卷七十九(大二七·四一○上):‘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皆谓世尊同其语,独为我说种种义。

  《维摩经》卷上〈佛国品〉谓︰‘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皆谓世尊同其语,斯则神力不共法。菩提流支、鸠摩罗什等人以一时一音音教作为判教之语,用以驳斥佛说法有三时、五时之别。

  乃天台宗智顗大师判解一大藏佛教。以五时定释迦一代圣教说法之因由。以八教分别其说法之仪式(化仪之四教)与教法之浅深(化法之四教)。分别述之。五时教判,有别有通。别五时,历然有序。通五时,因众生的机感不齐,故教法通于五时。其根机最钝的声闻大众,必须经过上面别五时的调停与陶铸,才能入于一佛乘实相;而根性利者,不必经历五时,有的经历四番或三番的陶铸与调停,甚至随遇一法便可悟入一乘之理,因而,通五时义得以成立。蕅益大师特别注重通五时的意义,佛陀说法是神力自在,任运度生,根据实际情况而设方便之教,不可思议;虽有五时的区别,然绝不受五时所局限。

  《1》 五时: 第一、华严时,如来成道最初为大菩萨说华严经,如日照高山之时。首谈唯是无尽法界性海圆融,空有齐彰,色心俱入,湛森罗於海印,现刹土於毫端;并于最后开示净土信仰以为归根。小乘学者,如聋如哑,莫能理解。

  第三、方等时,谓佛演阿弥陀等净土三经,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维摩经等,均属大乘重要经典,令二乘行者,耻小乘而慕大乘。

  第四、般若时,般若为诸大乘经之母。佛广谈般若空慧而澄净开解小乘行人。包括如金刚经,心经等。

  第五、法华涅盘时,谓钝根众生,机渐纯熟时,佛说法华经、涅盘经,以开权显实,会三归一,称性而谈,令一切众生,咸得成佛。这是佛陀五时说教的次第与当机的差别。

  化仪者,系就如来教化的机应,有四教:一、为顿教,谓佛为应大乘利根菩萨直说,不谈小乘,即说华严顿入教法;二、为渐教,渐即渐次,谓佛应大小乘钝根众生解说阿含、方等、般若等渐进的教法;三、为秘密教,谓佛具不思议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大众於同会中听法,所闻各异,或为此人说顿,或为彼人说渐,彼此互不相知,隐秘赴机,而各得利益者;四、为不定教,谓佛所具不思议智慧神通之力,能令大众於同会中听法,或闻小法而证大果,或闻而证小果,彼此相知,而得益不定者。

  化法者,系就如来教化众生的方法,有四教:一、为藏教:藏即含藏之义,谓由经律论各含藏一切文理,令众生由此证入道果,此指佛於阿含时所说的三藏教;二、为通教,谓佛对大小乘根机所说的共通教法,钝根者闻之,便可通入藏教;利根者闻之,便可通入别圆二教;三、为别教,谓专为菩萨乘所说的教法,别於前面的藏通与后面的圆教;四、为圆教,圆即不偏之义,谓对最上利根菩萨解。

  龙树菩萨于《十住毗婆沙论》卷5说:“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陆道步行则苦,水道乘船则乐。菩萨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进,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

  致者。”比喻众生于五浊恶世欲凭自力而期入圣道得果之修行,称为难行道;比喻众生依佛之慈悲与愿力,和自己信愿念佛之诚,而往生净土、得不退转,再修菩萨道最终证果之法门,称为易行道。昙鸾大师于《往生论》卷上说:于无佛之世,经长时勤行精进而至不退转地甚难,称为难行道。大师又分难行道为五种:1.外道相善,乱菩萨法;2.声闻自利,障大慈悲;3.无顾恶人破他之胜德;4.颠倒善果,能坏梵行;5.唯是自力,无他力依持。以上五事触目皆是,一如陆路步行之苦。书中又指出:若人行易行道,仅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则乘佛愿力,得以往生净土,此即如水路乘船之乐。后道绰大师于《安乐集》卷上,亦依此说。他将一切行法分为自力与他力,自摄与他摄二种,而立圣道、净土二门之判教说:圣道门即难行道,为自力与自摄之行法;净土门即易行道,为他力及他摄之行法。

  佛祖释伽牟尼涅盘之后,佛教就渐分为小乘佛教与大乘佛教。大乘佛教追求菩萨道的普渡众生,求无上菩提的佛果。小乘佛教强调修炼自我的声闻乘,以罗汉的解脱为目标。大乘僧人基本食素,小乘僧人可食“三净肉”。大乘僧人和小乘僧人虽然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但却因宗派不同,一直争论不休。

  大乘佛教的精神是利益众生,把将众生在苦难中解救出来。中国若干千年来灾难重重,而在此大乘佛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大众在佛门之中得到无尽的法益,灾难和痛苦得到了安抚,深受快乐。奠定大乘佛教在中国的重要地位,故出现了户户观世音,家家弥勒佛。

  大乘佛教在中国原有仁、义、礼、智、信的教育基础,增添了菩萨行的教育。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发心修行至于福德有余,深涉国家社会服务人群,宏法利生,令一切有情,也能觉悟真理。

  以广行六波罗蜜多来成熟自己,以广行四摄事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去成熟其他一切有情,心胸广大而行事细腻是其特性。

  整个大乘佛教就是透过六度、四摄,积极地提升自己慈悲和智慧的能力,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的培养。自利益人,也提升人们量大福大,心大功德大的博大胸怀,无论布施一钱,乃至常施恩惠于万众,不望其报,於一切有情起如自己平等之心,福慧双运。故此,大乘佛教影响了中国历代无数民众,为国家和平和安康做出巨大的贡献。(方海权著)

  你真的很可伶!!!,,如果你说的对,,那么。。难道全世界人,,都错了,,,看看《大藏经》吧!!!清信士说末学很可怜,您的良苦用心我是能理解的。因为,依您的所学,我现在是在谣诼大乘、诬谤三宝,其花报困厄短命,果报无间地狱。但是,依我所学,大乘乃后期产物,源流不正,故大乘三宝为伪。说我是诽谤正法、三宝,不如说是揭露它的本来面。此有何过?研究过原始佛法的人,一定会赞同我的。搞佛学的人,是“研究”佛法。。,,,但是一个聪明,学佛的人,的态度,行持就是,信受奉行,真诚的接受,学佛念佛,按佛的教导,做人做事!,,如果按你的想法,那,,本师释迦牟尼佛,说法49年,,《大藏经》岂不成了一堆废纸吗?,,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世人皆迷,唯你独醒”。,,回头吧,,再往前就是阿鼻,无间地狱了!!!

本文链接:http://adultadmin.com/geyiqishuo/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