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给水部队 >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线这支部队吗?

归档日期:10-28       文本归类:给水部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31部队是旧日本军(关东军)防疫给水本部的别名。该单位由石井四郎所领导,因此也称之为“石井部队”。731部队也是在抗日战争(1937年-19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帝国陆军于日本以外领土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的代称,也是大日本帝国陆军在占领满洲期间(从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45年)犯下的许多战争罪行之一。

  有,在哈尔滨,研究生化武器,用活人作实验,据说由于这支部队的功劳,日本在生化领域的技术提前了一百年,罪行累累,首脑是石井四郎。

  据悉,抗日战争后期,日本为挽回战场的不利局面,在东北地区秘密成立的一支生化部队的代号,主要是研究传染性极强的细菌、病毒作为战争武器,但因失败太快,这支部队还没有来得及发挥作用。此部队在抗日战争结束时已臭名昭著,但日本人却矢口否认。

  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最高统治者下令组建的细菌战秘密部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灭绝人性的细菌战研究中心。他们利用健康活人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等实验,与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南京大屠杀同样骇人听闻。 七三一部队1932年在中国哈尔滨设立研究中心。这支部队拥有3000多名细菌专家和研究人员,分工负责实验和生产细菌武器,残忍地对各国抗日志士和中国平民的健康人体用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等细菌和毒气进行活人实验和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先后有一万多名中、苏、朝、蒙战俘和健康平民惨死在这里。 经研究证实,这个部队当时已具有可将人类毁灭数次的细菌武器生产能力,他们的“研究成果”投放战场,致使20万人死伤。1945年8月,七三一部队为了销毁罪证,在败退时炸毁了这里的主要实验设施。 2000年,有关专家在黑龙江省档案馆首次发现并公布了731部队用活人作细菌实验的原始文字材料——“特别输送档案”,是该部队败退时来不及销毁而意外留下的,是侵华日军进行人体实验的直接罪证。 侵华日军在中国设立了若干支细菌战部队,共设有63个支队,而七三一部队是他们的研究和指挥中心。侵华日军的人体实验不仅在七三一部队进行,其他各细菌部队包括部分日军陆军医院都干着同样的人体实验的勾当。到1943年末,侵华日军几乎每个师团都配有防疫给水部队,以防疫给水为名进行各种人体实验活动。 此次公布的人体冻伤实验就是由北支那防疫给水部完成的,该部又称北京1855部队。据这个防疫给水部济南支部翻译官、已去世的韩国人崔享振证实:“这支部队每年至少要用500人进行人体实验。” 另据原广州8604部队队员丸山茂提供,在日军侵占香港期间,大量香港难民涌入广州,广州8604部队利用难民营中缺少食品为由,向难民提供掺入细菌的食品,致使数百人死亡。 中国政府为保护731安达野外实验场遗址而设立的石碑 二战结束前,日军为消灭罪证炸毁了七三一细菌战实验基地的大部分设施,并将实验资料移交美军,后被用于朝鲜和越南战场,对战后西方细菌战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七三一部队的大部分战犯至今未能受到应有的审判。 为永久保存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遗址这个二战中极为特殊的标志性遗址,从2000年开始,经国家文物局的批准,有关部门耗资近亿元对七三一部队遗址进行了首次全面清理,发现了300多件人体解剖用具。同时,采取措施对这个遗址进行保护,决定将其建成一座呼唤人类和平的遗址公园,并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1938年和1939年,日、苏两军在中苏、中蒙边界的张鼓峰、诺门坎一带爆发冲突。在这两次战争中,日军都在战场上使用了细菌武器。 在诺门坎之战中,由朱可夫将军统率的苏军机械化部队使日军屡屡受挫。为了挽救败局,日本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命令驻扎在长春的第100部队和石井四郎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也就是后来的“731部队”)开赴诺门坎参战。1939年7月13日,石井四郎派人带领由22人组成的、号称“玉碎部队”的敢死队携带装有各种细菌的容器,到达位于中蒙边界的哈拉哈河,在1公里的河段上施放了鼻炭疽、伤寒、霍乱、鼠疫等细菌溶液22.5公斤。与此同时,日军还向苏军阵地发射了装有细菌的炮弹,致使这一地区发生了传染病疫情。由于日军当时还没有解决细菌武器在装运与施放方面的技术问题,使得这次细菌作战还只是一种实验性质,并没有在苏军中引起大规模传染病的流行,也没有挽救日军失败的命运,反使日军出现了不少受到伤寒和霍乱等疫病的感染病例,甚至还有部分人员死亡 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也秘密使用了细菌武器,而且这次的细菌战显得更加成熟。1944年6月,转入反攻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实施大规模登岛作战。美军对日军占领的塞班岛进行严密封锁,守岛日军内无粮草弹药、外无救兵援军。日军首脑见大势已去,竟然丧心病狂地决定实施战争史上最肮脏的“金马计划”。金马是日本著名人体病毒学博士,日本军国主义的疯狂追随者。1942年春,他带着自己的科研成果向军部提出了一个无耻的建议。太平洋岛屿的土著居民,性格粗犷豪放,再加上天气炎热,女性多袒胸露腹,甚至有不着裙裤者,性关系比较混乱。在太平洋作战的美军士兵性行为一向不检,接触土著妇女,极易做出荒唐事。鉴于此,金马建议,在日军撤出前,可先使岛上妇女感染性病病毒,以期在美军士兵中迅速传染,削弱其战斗力,皇军则可不战而胜。为了挽回败局,日本军部在1943年春采纳了“金马计划”。为获得大量性病病毒,金马带着助手们日夜奋战,在他的实验室里培养各种病毒,除一般淋病、梅毒外,还有一种俗称“雅司病”的热带性病病毒,感染后生殖器腐烂流脓,绝无医治的特效药,患者很快就会毙命。金马的性病病毒,既有针剂注射,也有口服片。1944年,金马的各种性病病毒已经准备就绪。他率领一支由医生、护士和检疫人员组成的“特种作战部队”,从日本本土搭乘一艘大型潜艇,携带一大批这种世界上最缺德的“武器”,开赴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给土著妇女们接种病毒。但是,性病武器的使用也没能挽回日本的败局,其作战效果日美双方均未公布。 用活人做实验,残害中国军民 。 1949年12月,关于日军使用细菌武器的审判在苏联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举行,受审的12名侵华日军细菌战战犯交待:在被送往第731和第100部队当作“木头”(日军把细菌实验的受害者称作“受实验的材料”,日文读作“马鲁大”,意为“剥了皮的原木”)的人中,既有中国的抗日志士和爱国者,也 有苏联的红军官兵、情报人员和白俄家属,更多的是普通中国百姓。凡是被送进日军第731部队和第100部队监狱后用做活体实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日军对中国人民的残酷迫害,根植于其对中国人民的严重民族歧视。在实验中,曾有数以万计的中国“马鲁大”被残害致死,但日本人却无动于衷,反而对死去的马和鸽子格外牵挂,立了“马魂碑”、“鸽魂碑”以作纪念。在位于沈阳的南满医科大学,在用中国人进行细菌战活体实验的同时,日本人竟为在实验中死去的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建了个“群灵碑”,而那些“木头”的最终归宿,只有731部队为他们准备的焚尸炉。 细菌战罪犯冈本班回忆,在他们的“木头”中有名妇女被传说是中国某抗日将领的夫人。她在监狱中生了个孩子。 当她被送到解剖台前时,曾用悲伤的语气哀求道:“你们让我怎么都行,只要饶了我的孩子,可爱的孩子……”不管她如何哀求,这位二十四五岁的妇女还是和她的孩子一起被活生生地解剖了。 中国人一旦被抓进了日本宪兵队,就很有可能被送到细菌部队当作实验对象。在被输送到细菌部队的途中,他们被关在闷罐车里,戴着手铐、脚镣,受尽折磨。曾参加运送“木头”的原日本宪兵军官阴地茂一回忆说:1943年,他参与押送了两名中国“犯人”。在押送过程中,两个人的双手都被铐上了,而且,两个人的鞋子又都丢了,在押送时只能光着脚走路。当时天很冷,阴地茂一还想“天这么冷,这两个人没鞋穿可怎么办?”但负责押运的山口说:“没关系,反正他们早晚都得死。” 在中国战场,日军多次组织远征队,将染有鼠疫等细菌的跳蚤和食品,用飞机在中原和江南、福建一带广泛散播。据材料记载,日军的这一残暴行径,曾在浙江宁波、金华、衢州,湖南常德等地引发疫病,导致许多无辜百姓惨死。1943年秋,侵华日军实施了代号“十八秋鲁西作战”的细菌战。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鲁西、冀南24个县共有42.75万以上的中国无辜平民被霍乱杀害,而这仅是部分受害区域的统计数字。 战争期间,日军批量“生产”的细菌竟然以公斤计量。据专家统计,假如731部队所生产的细菌都能“成功”起作用的话,其数量足够杀死全人类!

本文链接:http://adultadmin.com/geishuibudui/802.html